文章分类
文章正文
入狱23年,金哲红无罪释放:我已妻离子散,没有重回自由的感觉
作者:K彩娱乐    发布于:2018-12-02 15:37:34    文字:【】【】【
摘要: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2018年11月30日,吉林高院对该案进行再审判决。吉林高院认为,原判认定金哲红犯故意杀人罪的主要依据是金哲红的有罪供述与在案其他证据能够相互印证。但是,综观全案,本案缺乏能够锁定原审被告人金哲红作案的相关证据,金哲红的作案时间、作案工具和作案动机不能确认;被害人死亡时间不能确认;金哲红有罪供述的真

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

2018年11月30日,吉林高院对该案进行再审判决。吉林高院认为,原判认定金哲红犯故意杀人罪的主要依据是金哲红的有罪供述与在案其他证据能够相互印证。但是,综观全案,本案缺乏能够锁定原审被告人金哲红作案的相关证据,金哲红的作案时间、作案工具和作案动机不能确认;被害人死亡时间不能确认;金哲红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存疑;原判据以定案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链条,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也没有达到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凿的定罪要求。

备注:

据吉林市中院第一次一审的起诉书描述:1995年9月10日17时许,金送租乘其摩托车的女青年李某去双河镇,途中欲与李发生两性关系,后用摩托车将李带到双河镇新立屯北沈吉铁路附近,与李发生两性关系,当李向金索要钱时,遭到金的拒绝,李以去公安机关告发相要挟,金唯恐事情败露,遂将李按倒在地,用双手猛掐其颈部,将其致昏,金认为李已死,便将李拖至铁路南侧路基下附近一草丛树林中的一沟内掩埋,后逃离现场。

第一次开庭,金哲红当庭翻供,他描述,当时价钱没谈拢,死者李某并没有乘他的车,更不存在他杀人。吉林市中院则认定金哲宏构成故意杀人罪,判其死缓。

警方及法院认定作案日期是1995年9月10日。据金哲红的大姐金梅回忆,那天是农历八月十六,按照朝鲜族的风俗,金家要给金哲红的父亲“摆贡”,金梅说,多名邻居都能证明,案发当天金哲红带着老婆孩子去了母亲家。

代理律师袭祥栋认为,金哲红案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直接的物证和人证,多份判决仅凭其侦查期间的认罪口供来认定“犯罪事实”:现场勘查笔录和法医鉴定中没有头发、指纹或精斑等物证,证据不能证明犯罪人是金哲红。

金哲红称自己遭到了刑讯逼供。律师称,他入狱前已经拄拐。

23年来,金哲红的大姐、弟弟、前妻、同学先后为其申诉。随着时间推移,金家的兄弟姐妹已移居韩国打工,金哲红的妻子再嫁,曾经为他作证“没有作案时间”的人很多也已去世。

律师呼吁,司法机关建立快速申诉机制。“吉林高院实际上2014年应当启动再审程序,属于自纠自错,但至于内部什么时候立案的,我们也不清楚,只掌握它再审决定作出的时间是在今年3月。案子一拖就是四年,这对于当事人来讲是一种煎熬,不要让当事人像金哲宏这样23年才获得迟来的正义。”

详细报道请见《吉林金哲红杀人“疑案”再审:自称遭刑讯逼供 儿子23年见父亲100分钟》刊发于后窗,2018年5月15日。

金哲红有些意外。11月的最后一天,早上5点,轻缓的音乐从监狱喇叭里流淌出来,他照常起来,没过多久就接到了口头通知:“你的案子今天要宣判了。”消息来得太过突然,他感觉不到兴奋了,去法院的路上,脑子也是空荡荡的,因为晕车,身体有些不舒服——23年的牢狱生活里,他患上糖尿病、肾结石、胃病、心脏病,腿脚也不大利索了。

法庭上,审判长让他坐在一张舒服的长条沙发上,而不是像之前那样站在被告席的围栏里。尽管对平反充满信心,听到“撤销吉林省高院刑事裁定,原审被告人金哲红无罪”的一刹那,他还是没控制住,眼泪流了下来,“因为时间太久了,这颗石头终于落下来了”,他告诉《后窗》。

相比10月24日那次再审开庭,他的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三个半小时的庭审,他提起曾被刑讯逼供的细节,抽泣的嗓音甚至让他说不出完整的句子,血压在一点点上升,需要K彩降压药控制,庭审不得不中断。

一个多月过去了,法庭宣判这天早晨,长春的气温降到零下4摄氏度,寒风直接灌进人们裹着的羽绒服里。等待在监狱外的是十几家媒体、律师,还有金哲红的家人,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金哲红终于办完了最后一道离监手续,拄着黑色双拐,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黑色运动外套、球鞋,都是儿子为他亲自穿上的,但因为提前买了一个月,现在显得有些单薄。

“我没有罪!”面对媒体的簇拥,他几乎喊着说出第一句话,23年的牢狱生活和冤屈似乎都浓缩在这几个字里, K彩官网 媒体再追问,他就很少说话了。代理律师接过问题:“我见他这么多年从来没笑过,今天是第一次笑。”一旁的他表情凝重,双颊松弛的肌肉随嘴角耷拉下来,只是频频点头。

1995年,吉林永吉县的一具女尸将27岁的金哲红锁定为嫌犯,案件经历3次一审,两次发回重审,直到2018年5月9日,吉林省高院决定再审金哲红故意杀人一案。入狱23年4判死缓的他,终获无罪。

“人生有多少个23年?”用金哲红的话来说,案子影响了三代人,母亲在他被抓第二年患急性白血病去世,爱人等待多年最终离婚,很多兄弟姐妹去了韩国打工维持生计。他50岁了,走出监狱已无家可归,一下子茫然无措,“谈不上家,只能说是户籍所在地,没有房子,什么都没有了。”

(金哲红接受采访时谈到家人掩面哭泣。)

后窗:怎么知道宣判信息的?

金哲红:今天早上五点起来的,他们口头通知我,我觉得挺突然的。谈不上兴奋,终于等到了。

后窗:听到宣判是什么心情?

金哲红:没控制住,也是流下来眼泪,时间太久了,就像一块石头落地了。自始至终按照法律程序,给了我一个公平公正的判决。

后窗:出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金哲红:没有重新回到自由的那种感觉,反而不知道要去哪了,真不知道去哪。

后窗:你家里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金哲红:妻离子散,出来以后挺茫然的,无家可归的感觉。谈不上家,没有家,只能说是户籍所在地,没有房子,什么都没有了。

后窗:多久没见到儿子了?

金哲红:有一个多月没见儿子了,他亲自给我换上了衣服、鞋子,亏欠孩子太多了,我看孩子流泪了,但我告诉孩子不要哭。

后窗:和儿子相处,你会觉得陌生吗?

金哲红:没有,因为血脉亲情嘛是永远的,只是有年龄的代沟。最主要的是我的这个事,对孩子伤害比较大,愧疚太多了,不能用语言去表达了,用实际行动吧。

后窗:重新开始另外一种生活模式,你会害怕吗?

金哲红:谈不上害怕,应该是重新选择生活的道路。因为人活着总有归宿,弥补一下没尽到的责任,无论是社会责任还是家庭责任。具体怎么做,我都没怎么想。光说没有用的,用事实证明吧,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地走吧。

(退伍军人金哲红,从小就是永吉县中小学文艺汇演的骨干,喜欢写歌作曲。)

“万里长城永不倒,也快倒了”

后窗:23年前警方带走你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形?

金哲红:口头传讯,你叫金哲红?找你了解点情况。我说那进屋。他说到车上说,然后把我整车上了,关在一个单间的铁笼里,大约到深夜十点以后对我审讯,严刑拷打,每次跟律师提到这个时候都比较抗拒,我不想回忆。说实在的,监狱内的一些事情,我始终不想媒体再介入。

后窗:监狱里面大概的生活都是什么样子?

金哲红:因为我们是病残监区,基本就是养病,没有劳动改造任务。比较规律,到点吃饭,到点睡觉,然后就是学习。音乐、新闻、法律这三类的书籍,别的书也看不进去。在新闻方面,更多关注一些类似我这种冤假错案的新闻,学习一些法律常识,因为没出事之前对法律这一块是空白。

后窗:哪个平反案件对你影响最大?

金哲红:湖南湘潭一个案件,我的案子和他是前后脚,我是95年他是96年,又雷同,别人案子没法比对。当时他有证据但是不足,中国刑诉法修改以后,他是第一个受益者,判了三回,最后98年还是按疑罪从无给放了。当时记者采访了他爱人,生活所迫没有办法离开了,这都能理解。

后窗:这会成为你的精神支撑吗?

金哲红:对,因为我的案子比他还有问题,所以更有信心了。他毕竟还在身上找到被害人的血迹,我是什么都没有。我始终相信两点,第一点我要相信事实,我没有杀人,没做这个事,这事我最清楚;第二我相信国家的法律,也相信我们党的政策永远是公平正义的。吉林省外还有最高法,还有北京,人要有信念。

后窗:还有什么别的支撑着你?

金哲红:我的爱人和我的孩子,我一生最重要的亲人,他等着我,就一个信念,我必须得活着。

后窗:你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提出离婚?

金哲红:2000年,已经走完所有的程序了,维持原判。申诉是没有期限的,她也是正常的人,我们夫妻这种关系已经不存在。

后窗:监狱里什么最难熬?

金哲红:晚上睡不着觉,我睡眠始终不好,有时候就靠药物。人睡不着觉挺可怕的,特别是一到深夜了,就特别可怕,看见别人都睡得特别踏实,就会疯的感觉。我就重新理顺一下这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下一步该怎么走,该怎么维权。

后窗:在狱中怎么排解情绪?

金哲红:我有一把吉他,有时候钻牛角尖想不通了,想家人了,拿着吉他唱一首我最喜欢最老的歌,叫《迟来的爱》,就什么愁都没了

后窗:还会写歌吗?

金哲红:不太多,看守所羁押时写了两首,法律援助团介入以后,看到了希望,也写了几首歌。印象最深的一首是《患难见真情》:不知道是命中注定,还是苍天无情,不知道究竟是谁的错,使我失去自由的神,不知道是不是那多情的人,把我从噩梦中唤醒……那是我爱人到看守所探视我,她送了我一句话,在里头保重我身体,家里事你不用操心了。心情起伏挺大的,当时写的。

后窗:后来你自己比喻,“万里长城永不倒,也快倒了”,这是一个什么情况?

金哲红:重病缠身、救治无望,感觉身体快撑不住了。我诊断为肾结石,尿路结石、膀胱结石、肾积水。吉林省指定的省级医院告诉他们做不了手术,建议我上吉大二院,但需要特批,两年都没给我批下来,没得到治疗。当时我靠药物排尿,长期缺钾,有时候就整个瘫痪了,肌肉都不工作了,靠大把大把吃钾片补了回来。

(金哲红家,现在已无人居住)

“活着走出去”

后窗:这些年你申诉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金哲红:2000年到2009年,就是没有消息,石沉大海。之后我联系到我同学了,才有了新的出路。

后窗:有没有想过这辈子都不可能翻身了?

金哲红:没想过,我只想活着走出去,才能说清这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回想)一种后怕,不敢想象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怎么还能活着?2012年省高法来了两个厅长、一个书记员,提审我的时候,我跟法官说我活着,能见到你们也是一种奇迹,但最后一同服刑的人员告诉我,还是驳回,维持原判。我说我不能信,很气愤,必须要看到这份材料,后来复印的驳回通知书上有吉林省高院的公章,又一次打击我,我绝望了,跑到卫生间嚎啕大哭。你不是亲历者,不是当事者,你不可能感受。

后窗:今年3月,吉林高院决定再审你的案件,拿到再审通知书是什么心情?

金哲红:我不怕你笑我,当时我嚎啕大哭,因为等的太久太久了,我的管教在那边听了,过来问咋了,我说没咋,给我下单通知了。他说不是好事吗?好事我都控制不住,我哭完都后悔,我说我怎么能哭呢?因为我觉得不值得。但压抑太久了,只有真正亲历者才能明白。

后窗:在监狱里想过减刑吗?

金哲红:没有这个概念,关于服刑改造,一个好人被冤枉了,怎么去改造?我相信国家的法律是公平的。

后窗:出来之后喊的第一句话是“我没罪“,是那一瞬间突然喊出来的吗?

金哲红:其实当时我喊了以后,我不知道,只有你们告诉我,我才知道,啊,我说了这话。就是压抑太久了。

后窗:这么多年对你打击最深的是什么?

金哲红:亲人的病故,这么多年走了好几个亲人了,一个是母亲,我小的时候父亲就病逝了,母亲教育了我,还有一直为我奔波过的大姐夫、我二哥相继离世了,也没等到我回来。

后窗:回去想做什么?

金哲红:我在监狱里就想好了,先去看那些老人,想去给他们一个交代,我没尽到孝,给他们造成伤害。我爱人的兄弟姊妹,他们都成家立业了,没有一个家庭是有婚变的,都是正常的幸福的家庭。能明白我打这个比方吗?因为我岳父岳母的家庭教育对子女特别严,突然其中一个子女有这么大的变故,也是一种无形伤害,没有尽孝是这辈子我最大的遗憾。只计划到这一步,其它也不知道去哪。

把身体养好,没法想其他事情,一步一步走吧,一天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K彩 K彩官网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20 K彩娱乐
网站地图 站长统计站长统计K彩娱乐_